当前位置:首页 > > 资讯中心 > 教育新闻

片面减负适得其反

来源:南方周末 发布时间:2018-03-13 14:37:01 点击:

 

\


  (本文首发于2018年3月8日《南方周末》)
 

  2018年3月3日,教育部长陈宝生回应“三点半放学难题”,表示要通过立法等形式,对“野蛮生长”的课后补习班乱象加强治理。下午三点半放学,初衷是给小学生“减负”,但让为人父母的很是为难:要么得一人辞职当全职家长或请老人过来坐镇,要么得把孩子交给托管班或课外培训机构,哪一种对家长们来说都属于“加负”,而不是“减负”。
 

  下午三点半放学,有几个受益方:一是学校与老师,拿同样的钱,但工作量降低了,二是托管培训机构,获得了学校出让的市场空间,赚得盆满钵满。额外增加的成本由家长埋单,但小学生的负担并没因此减下来,家长们抖抖索索掏出辛苦积攒的血汗钱,将孩子送到托管培训机构,将学校那边减下来的负再加回去,甚至是报复性多倍加回去,他们是犯浑吗?
 

  对于“减负”,理应有一些基本共识。首先,不合理的负担当然应该减下去。譬如,做十道题能够巩固的知识,硬要学生做一百道题,完全没有必要。其次,应该承认、至少不应该贬低勤奋努力的价值。在懒惰颓废者眼里的所谓“负担”,在勤奋进取者眼里就是催人奋进的号角。贫寒子弟尤其要明白:不挥洒汗水、不勤奋努力,如何能尝到甘甜的胜利果实?
 

  接下来,有必要提一个天真的问题:小学生的课业负担是由什么决定的?或有人说,是教纲教材与教师。在这些人眼里,教纲规定必学的内容变少一些、浅一些,教材薄一些、容易一些,老师不留作业或少留作业,不考试、不排名,让学生感受不到竞争的压力,学生的课业负担就减轻了。然而,事实无情地嘲讽了这种观点。
 

  事实上,小学生的“基本课业负担”,是由学生及其家长对优质学位的竞争激烈程度决定的,这种竞争来自成年人社会竞争一环环的传导与倒逼。高收入、高地位的工作是极度稀缺的,为了增加自己在社会竞争中的优势,就有必要考上好大学;为了考上好大学,就有必要考上好高中;为了考上好高中,就有必要上好初中,就是这一机制决定了小学生的“基本课业负担”。
 

  以前有“小升初”的时候,各门功课考上好成绩就能进入好初中。取消“小升初”之后,优质学位不会因此而增加,所以竞争激烈程度并不会减轻。家长怎么让好初中知道自己的孩子功课很行呢?为此,必须有一个客观的信号机制,数学落在了奥数,英语落在了剑桥少儿英语。奥数与英语培训遂大行其道,一时畸形繁荣。哪个家长甘愿自己的孩子落于人后呢?所以这注定是无休无止的军备竞赛,即随着时间推移,课外培训的数学与英语会难度不断加重,小学生在这方面的负担也就越来越重。中产家庭虽然大出血,但好歹还玩得起,贫寒家庭根本没有财力玩这个游戏。这说明,在基本竞争格局未变之下,片面减负只会适得其反
 

  下午三点半放学,贫寒子弟或会选择放羊,但中产的孩子只会抖擞精神,努力让爹妈的血汗钱花得值当。有家长吐槽说,自从让孩子上课外培训班之后,连买一杯奶茶都要思量再三。这个事情最大的受益者是课外培训机构。这里给出学而思母公司好未来的一段财报。截至2017年11月30日的前9个月公司业绩:净收入从同期的7.268亿美元增长到12.109亿美元,增幅为66.6%;经营利润从同期的9120万美元增长到1.417亿美元,增幅为55.5%;总学生人次从同期的约2,598,120增长到约4,833,880,同比增长86.1%。
 

  公立学校是要好好反思怎么把拱手让给课外培训机构的市场重新夺回来,怎么让贫寒子弟补回因无力参与课外军备竞赛而扩大的竞争劣势,怎么减轻家长的看管负担与经济负担。这恐怕不仅仅是将放学时间从下午三点半改回下午五点或五点半的问题。​​​

扫一扫关注微信

联大QQ群

大学保送生群:66891052 多语种群:12731479
中小学生群:109243613 夏令营群:120512017
出国培训群:120512202

联大教育集团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2008 UNUNED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UUFL8@QQ.COM

联大招聘专线:0371-63888588/63887998 | 豫ICP备05019313号 |

技术支持:汉鼎中国